小学生手速,三年一割草


【深红】世界死后(三)

谢罪

发完就跑yeah

这次是8~10


8


形变的铁门在鬼咒武器的作用下,被撬开容纳一人进出的缝隙,红莲和鸣海先是将透支了的不知名先生塞了进去。


红莲跟着钻了进去,迎面是密密麻麻的手电光,像是被惊扰了的蜂巢一般,刃见隐在半明半暗中。


后面进来的鸣海推了推前头的两人,冲着安静的人群道:“警戒解除。”


那股紧绷的气势很快散了。


人们闲聊着收起了武器,手电光稀稀落落地打在台阶上。


“中佐平安无事,真是令人高兴呢~”筱娅背靠着墙面,笑嘻嘻地说道。...

【深红】世界死后(二)

先行谢罪

这次是5-7

5.

 

 

 

红莲摩挲着手中泛黄的纸片,艰涩的字体缛过雪水,更显得模糊不清。

 

这是他从柊家的研究所里抢救出的机密——在那即将被炽天使的光芒熔化的保险箱中,躺着的就是这张纸片。

 

他之前在图书馆里看过这样的文字,当时他并不认识。和他一同在柊家的图书馆里偷书的深夜喃喃念出了书名。

 

红莲有幸跟着他学到了一知半解,但却只能解读这张纸上一半的文字,还都是数字。

 

或许只有柊家那样变态的教育方式才能让人学会这样复杂的文字吧。红莲想着,靠在了墙壁上。

 

壁...

【深红】世界死后(一)

1


天空,是金色的。


黄昏之刻,逢魔之时。


红莲用受伤的左手一颗颗地、扯开上衣的纽扣。


日月遥遥相望,光芒的相交线上,矗立着,生着腿的移动装甲。


黑色的上衣落在不远的空地上,红莲右手的刀挥击着砍掉了约翰四骑士的一条腿。


它发出嘶哑的长吟,挣着剩下的三条腿再次袭来。


其他的怪物们瞟了眼散发着浓烈气味的外套,尔后将全部的兴趣都放在了被它们团团包围的“小虫子”上。


夜色已近,再有几分钟,更大的约翰四骑士会从白日梦中醒来,挪动它们巨大且懒惰的身躯,加入这场宛如玩闹的“舞会”。


红莲的刀已经很久不会说话了——刀中仅...

【深红】心间(一)

一个浅坑,学园背景描写居多的青春恋爱酸臭味故事,可能会撒狗血,HE。

预警:本章有真昼同学暧昧出境(届不到、届不到

深红Only


樱花树下。

黑发的少年奔跑而过,带起细小的碎叶。夏日还未过去,树叶在暴雨的击打下摇晃。

被打湿的坡道有着与平日不同的清凉,红莲稳了稳顶在头上的书包,向着街道的方向奔去。

商业街的店面因为这场暴雨都挤满了人,少年在店外徘徊却找不着一处可以躲雨。

叮铃——

清脆的风铃声似乎穿透了街道的人声、雨声、车声,滴进了他的心里。

循声望去,那是一个木头挂牌的小小店面,藏在小巷深处。

招牌边悬挂的风铃轻响,晶莹剔透的铃身在风雨中轻盈地摇晃。

少...

[深红]幕间

一个,不甜的,日常,大概是深夜刚从牢里放出来的时间点

在硬盘里烂好久了,放出来水一水


感觉自己挺惨的

[你是挺惨的]

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要嘲笑我了,不给你梳毛了哦

[小气鬼]

“做什么笑这么开心。”陈述的语气,理所当然的否定。

深夜不用抬眼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。

“事到如今,暮人哥不应该和红莲开开心心地勾结着走向毁灭世界的未来吗,来找我这个阶下囚做什么。”

深夜轻轻地笑起来,苍白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敲着自己的膝盖。

“要用到你了。”

铁门在刺耳的摩擦声中大开,黑沉的人影用比那更加低沉的声音命令他。

“怎么,什么时候你们的计划里还需要我的存在了?”深夜从善如...

震惊,编剧助理意外转正导演竟对一线演员大放厥词,称其X无能


今日,Tokyo goul剧组发布了拍摄花絮,其内容集中于男女主船戏前后的紧张筹备和紧凑氛围。而在导演这一场船戏的现场导演永近英良口中,竟称一线演员金木研“演得太烂,根本没有感觉,你是童贞吗”,在剧组中引发了剧烈不满和轰动效应。

前日,高槻泉老师为照顾卧病在床的芳村先生,不得不放弃了在本剧组导演兼编剧的工作,并将这一重任交给了一直作为她的助理编剧的永近英良。

永近先生因为角色自身原因,只在回忆杀里偶尔出场,据内部人士爆料,他也曾经抱怨过自己戏份太少。而与他情况相反的是,金木研虽然同他都毕业于XX大学XX系,却在演...

【永研】一个短小的论坛体

 假设TG是一部电视剧,原作是西瓜,导演和编剧是泉姐,泉姐跑路后摊子扔给了近近的前提。

假装是一个生贺

生贺嘛,开心就好

然后,那个UC体希望大家要点进去啊,要不剧情可能会看不懂?

 

主题:他TG官方花絮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吗,我萌了三年的五毛钱的永研要就此拆台了吗???

 

LZ  

如题,有点绝望,想趴在地上跟官方说我不要我就不要

1L

首楼辟谣,大屁眼子的不是官方,是tali千绘小天使(咬手绢

2L

讲道理我都快忘掉hide这个角色了,以前还是吃过相关的

3L

说着摔了一个西瓜

4L

听说这个剧情跟西瓜老师的漫画同步来...

(永研)缺失的扉页

报社向,玻璃心勿点,董香粉勿点

不陪撕,接125

无逻辑,吐黑泥


“我费尽心思只能让你在我身边安眠一宿,而他一个微笑就能拖你堕入深渊。”


董香忍着身上的微微不适,看着蜷缩在自己腿边的男人。

男人皱着眉,身体蜷缩成卵状,像是睡在子宫里,安详地沉沦着。

她颇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看看睡梦中男人挑起的嘴角,随即闭起眼。

搁在尽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亮,她扫了一眼,嘴角扬起散漫的、讥讽的笑意。

微弱的白芒中,苍白硕大的字体显示着深夜2点多的时间,董香披上外套,缓缓起身。

她很快摸到了手机,向着窗口的方向走去。

手机微弱的光源映得她脸色青白,精致的眉毛蹙着。

她拨通了一串...

[永研]我与稻草人先生有个约会

食用说明:

借董香大大梗(童贞梗)

借革命机梗(咖啡与糖)

IF:稻草人=近近

OOC大概是和我绑定了吧(望天)


来RE做客的稻草人先生坐在了独眼之王的旁边。

“麻烦来一杯咖啡。”

金木听见头套里传来闷闷的声音,睁大了双眼。

“黑咖啡。”稻草人先生慢悠悠地追加道。

金木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情,握着杯柄的手指开始有节奏地痉挛。

“独眼之王先生是想要续杯吗?”稻草人先生转过身来,那张可笑的简笔画大脸占满了金木的视线。

声音隔着面罩沉闷却带着阳光的气息,稻草人先生有规律地点着头,看起来很是愉快。

“看来是要续杯呢。”

金木怔怔地瞪着那个粗布头套,神色在不安与喜悦中徘徊...

【带卡】神歧(4)

鸣佐提及

日本神话+野良神混合paro


夜露深重,凉气寸寸逼近。


卡卡西推开门扇,目光在纸门上的火焰图案悬停一顿,缓缓走过去,坐在几案旁,拿起桌头那个歪歪扭扭的小稻草人。


朝原野开着的窗子里风景荒芜,连同月明星稀的大好夜空都显得冷清。


这个时间,带土应该回来了吧。


他手中捻着黄灿灿的人形,莫名不安。


房屋东南角的风铃叮当当碰出响动,在清脆的和声里,带着面具的男人如视无物般穿过木廊、梁栋、红漆的木框、承重的墙面。


“你回来了。”卡卡西偏头看向带土,故作轻松地问了他一句。


“……嗯”蒙在面具里的声音闷闷地振动着。


“顺利吗...

© 咣当<。)#)))≦ | Powered by LOFTER